[]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1226天道孙老的发言收到大家的热烈鼓掌,老巴等人也对此表达了赞同意见,老巴说道,直白一点讲,只有这样做,澳洲在与新世界的贸易过程中,才不会被一家或者少数“客大欺店”,说人话:只有这样澳洲货才能卖出规模,卖出一个澳洲主导的市场,才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而火塘俱乐部的报告里则强调说,具体到目前的南洋,面对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强大的海上优势和贸易优势,不仅南洋和中南半岛各国在对外贸易方面处于被动状态,就是英国人、法国人也处于劣势状态,所以要避免今后可能出现的“客大欺店”的后果,澳洲应该扶持如今正在东南亚大陆上惨淡经营的英国人和法国人,培养他们成为荷兰人的竞争对手。

对此观点孙老坦言,这其实就是旧世界英国人在欧洲大陆玩“大陆均势”的翻版,不同的只是对象不一样而已。

孙老评价道,显然这应该是我们的一个长期国策,因为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的科技与产品具有先进性,而且在可以预料的未来,我们的这种先进性会长期保持下去。

因为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不具备我们的制度活力,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封闭的、专制的,这些国家具有先天性的制度缺陷,所以我们最不怕公开的市场竞争,同时,我们也最需要一个自由的市场竞争环境!

最后,孙老慷慨激昂地在股东大会上说道:

“……因此,扶弱抑强是我们的根本利益所在!同时要指出的是,这也是人类世界的正义所在!我们的老祖宗曾经感悟到一个大道理: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所以,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去执行我们的这个战略,因为,我们这是在行!天!道!”

不久之后,参议院也正式将这份报告列为“参议院对外政策第一参考文件”,而且这份报告里的意见也得到各大公司大佬们的支持,显然,北上跟大陆做生意当然是各大公司的利益所在----如果真能实现的话……

于是在随后召开的澳洲航运股东大会上,关于船舶航线分配的事情就有了最终的决议----顾晋综合了大伙的意见后,决定让徐志带一艘新船跑泗水,而朱北国则带一艘船跑北方航线,初步定下来的目的地是中南半岛,想办法接触一下火塘俱乐部的报告里提到的那些国家……

几天后,一艘新船正式下水,由于吸取了丹阳号的“经验教训”,这次给船舶起名事情由火塘俱乐部成员深度参与,并早在一个月前就提前确定了名字。

通过抽签投票,舷号零零六的船被命名为蓝色闪电号----谁给取的名字不知道,反正黄海在一堆纸团里抽中这个名字后,超过半数投票通过了,至于那艘在两个月后下水、舷号零零七的那艘船,抽中的名字为“铁公爵号”,这个船名倒是获得了绝大多数的好评,目前,丹阳号正在海上跑运输兼试航培养船长,两个月后,徐志将回到红码头接收这条船。

关于蓝色闪电号的任务,联邦参议院通过了孙老的建议从,先安排朱北国继续完成移民局派遣情报员的任务----朱北国计划派两对小夫妻潜入广州附近,完成这项任务后,才开始实施而北进计划的第二步----开拓中兴岛至中南半岛的航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