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澳航股东大会确立的下一年度目标是:进入东南亚和马六甲的港口开拓市场,根据朱北国的建议,明年上半年的具体行动目标之一,是要接触一下在马来半岛和暹罗附近活动的英国人,并跟英国人在那里的商馆建立某种稳定的贸易联系,从而进一步拓展澳洲货物的行销渠道,打破荷兰人的垄断格局。

在股东大会上,夏小欧代表《开济会》做了一个简要发言,夏小欧是《开济会》的理事长,尽管余何为是具体的执行人——基金会总裁,但在大伙的心目里,夏与余这两为不分上下,总之都是大伙的总财务管家,夏小欧的发言是从财务角度总结了一下目前对外的贸易情况,然后再请余总裁代表开济会理事会全体成员做一个决算报告,夏说,这个报告大概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做准备。

然后夏小欧又从经济上讲起北进战略的重要性,她说,余哥与本人已经达成一致意见,那就是:实施这个北进战略已经到了不容拖延的地步了。

夏说,理由是:目前我们的工业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和劳动力已经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帝汶的铁矿砂已经有涨价的趋势,按照我们的生产规模,归化营里的劳动力也越来越不足。

看到大伙都在默默点头,夏小欧又说,要知道我们面对的这个市场是非常“饥渴”的,是的,夏小欧根本不顾大伙的眼光,毫不犹豫用了“饥渴”这个词。

夏小欧自顾自地阐述道:目前澳洲的工业品----纺织品、玻璃制品、白糖、类酒和以五七式步枪、手榴弹和炸药包为代表的澳洲火器,在整个东南亚已经打开了市场,根据移民局派驻马尼拉的情报员的报告,葡萄牙人将澳洲货加价百分之一百卖给了西班牙人,而后者的大帆船已经将这些澳洲货运到了欧洲和美洲。

目前,澳洲货已经零星出现在美洲大陆的港口里了,根据情报员的报告,最近滨南都的街面上出现了来自墨西哥阿卡普尔科港的西班牙商人,情报员听街坊们说,这些奇装异服的商人正在跟甲必丹谈生意,因为阿卡普尔科地区流行喝澳洲的仙人洞乳酒,当地的印第安人甚至愿意用黄金跟商人们交换这种酒……

话题说到这里,大伙的兴趣顿时被勾了起来,因为这些情况可以反映咱们的生意前景。

这时夏小欧回头让一直默默不语的余总裁,希望他代表《开济会》做一个更加专业的总结性发言。

然而此时此刻的余总裁居然在会议室里打盹!

众人看了只是微笑,显然大伙都理解发生了什么——如今的余总裁很累——是身体和心灵都很累。

原因是去年他不得不娶了两个老婆,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讲,是地位平等的两个老婆。

显然,这里面有内情,要知道在中兴岛,大家的婚姻都在教委和以杜娜夏小欧她们为主要成员的“联邦妇女权益保护联合会”的严密监督之下,其实不仅是在中兴岛,如今紫霞岛的“妇联主席”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巧巧、杨老板、杨总经理,而万山岛和新安城的妇女联合会也成立了,只不过谁当主席现在还没确定,但有一点:肯定是某位穿越者的正室夫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