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身后几个仆从急忙搀扶住,怕是方表真的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是他!

竟然是他!

冰神的那个朋友!

这也就说明……

柴老先生也是眉头大皱,尽管先前已有猜测,但当真正在此时此地看到这一情形之时,依然还是忍不住震惊万分。

“瞧瞧你们干的好事!”柴老先生低骂一声,赶紧火急火燎的冲了过去。

接着,他一把将狱卒给推开,然后恭恭敬敬的扶住穿山甲:“少侠,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那边,震惊完被柴老所骂醒的方表,也猛然意识大酿成大错,也慌张的赶紧迎了上去,不过,有柴老搀扶穿山甲,精明的方表倒并未多此一举,而是直接冲过去,一脚将那狱卒直接踢翻在地。

“你们好大的狗胆,方家之客,竟敢如此怠之,我要你们不得好死,来人啊。”方表怒声一喝。

“在!”

“给我拖下去大卸八块,然后扔去喂狗。”方表冷声一喝。

出了这等大事,安抚是一方面,帮客人解恨也是一方面,而倒霉的几个狱卒自然便是第一个开刀的。

那几个狱卒一听这个,顿时吓呆了,一个个赶紧跪地求饶:“不要啊,家主,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

“冤有头债有主,这几个也不过是守守监狱,关他们何事?”穿山甲此时微微开口。

听到穿山甲的话,方表明显微微一愣,心中暗道一声糟糕,知道这戏怕是演不下去了,不过面上,他还是一笑,正欲说话的时候,穿山甲那边又开了口。

“诸位有什么话尽管问吧,我知道的一定说,如果没有你们想知道的,我便继续回去坐牢了。”话音一落,穿山甲转身就往回走。

看这架势,那怎了得,柴老先生更是当即连忙拉住穿山甲:“少侠有话慢慢说,少侠有话慢慢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