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灵儿?”叶少卿默念着照片里女人的名字,“她是……有点面熟。”

“哎呀,就是以前的赵青青,你和她还差点那个啥了记得吗,那次你喝酒了我们去寒笙的公司正好撞见她,你当场调戏……”

“咳咳。”叶少卿狠狠瞪他一眼,“胡说八道,劳资需要主动调戏女人么,都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好好好,您风华万千,都是女人自己爬上你的床。”

叶少卿捂住他的嘴,“滚吧你!”

“别呀,我说正事呢。”欧逸辰把他拽到一边,“你说,这照片是真是假,寒笙那货会不会背叛江嬛嬛?”

叶少卿还真不知道,但以他对晏寒笙的了解还是很有把握的。

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的兄弟情分不用怀疑,可谁也不知道晏寒笙心里想什么,和江嬛嬛又到底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两人闹了别扭,晏寒笙故意刺激江嬛嬛的。

不是当事人无权评论。

“你别和那些人瞎起哄,寒笙的人品我们是最清楚的,你我都有可能,但寒笙不会。”

“靠!要不要这么维护他啊,你看过那货的心吗,谁知道他怎么想的。”欧逸辰见了照片和视频,从一开始的信任到现在的怀疑也是用了多日。

他还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江嬛嬛呢,毕竟他想拜师。

“你若想知道,直接问他不就得了,何必和这些人一样胡乱猜测呢?”

“我问?”欧逸辰切了声,“那货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吗,我问有结果还能和你站在这儿讨论?”

“你想我问?”

“能问为什么不问,如果真是这样,以钟楚瑜和江嬛嬛的关系,她怕是会更抑郁。”

这么一想倒也是。

于是乎在欧逸辰的怂恿下,叶少卿打了这个电话,让晏寒笙无论如何来一趟。

已经入了秋的夜晚很凉,晏寒笙来时只穿了件单薄的外衫,穿着随意,没了白天的严谨,三人一人一边窝在沙发里,神色悠闲放松。

叶少卿这里没有酒,给他们拿了可乐。

欧逸辰喝得畅快,咕噜一下一瓶没了。

“说吧,你们想问什么?”晏寒笙手指点了下桌面,拿出烟点上。

欧逸辰呛声,“咳咳,你知道我们叫你来什么事?”

晏寒笙如同看智障的看他眼,“有话就说。”

“寒笙,你和蜜灵儿……到底怎么回事?”叶少卿低声问,生怕房间里的钟楚瑜听见,也用眼神示意他们声音小些。

“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什么关系也没有,公司的艺人而已。”

“公司的艺人?”欧逸辰鼻孔都气冒烟了,“公司那么多艺人你关心过吗,为什么对蜜灵儿特殊对待,你知道贵族圈里都在传什么吗,说你们的好事将近!”

娱乐圈的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不知道晏寒笙结婚生子的事,更不知道江嬛嬛的存在,他们认定了蜜灵儿是晏家未来的女主人,各种阿谀奉承,巴结讨好。

这些若不是晏寒笙故意纵容,圈子里的人能这么做吗?

他们一个个精明的跟什么似的,肯定有人给了错误的信息,而这个人只有晏寒笙自己敢!

想到此,欧逸辰为江嬛嬛愤愤不平。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咳咳,不过除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