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岳忠等人肯定会认为,秦泽丰是想支持云钺柏上位,并将整个云家变成自己的强大外援。

秦岳忠等人,岂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他们肯定会找云一飞说事。

就秦家的形式来看,秦岳忠一派优势明显,是接掌秦家的不二人选。

无论是为了云家,还是为了秦云联盟的持续稳定,云一飞都绝对不会支持云钺柏。

因此,只要这些计划都能顺利铺开,云钺柏就绝无上位的可能。

而云家虽有四子,但也就只有云钺松和云钺柏勉强可堪一用。

云钺樟和云钺桦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主,完全威胁不到云钺松的位置,只要摁死云钺柏,云钺松自然就能稳居其位了。

“说说你的无中生有之计吧?”

云月遥看着戈志远,兴致勃勃说道。

“无中生有实际就是反间计的延续,目的就是要让你爷爷看到,你二叔不知悔改,仍在勾结鲍家、郎家和秦泽丰,意欲掌控云家。”

“一旦反间计成功,你二叔必定失势,但他绝对不会就此罢手,必做困兽之斗,为了让他信心十足,跳得更猛,我们不妨再给他增加一些强援。”

戈志远信心满满说道,并故意将强援二字咬的格外重,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你还不如直接说出坑杀呢。”

云月遥深深看了眼戈志远,问道,“你到底是隐藏得太深,还是真的变了个人?”

戈志远当然听懂了云月遥的言外之意。

一直以来,圈子里对他戈志远的评价都是一个“猛”字,仇不隔夜,不服就干。

“烈士很光荣,但我更希望活着。”

说话间,戈志远的脑海中悄然浮上出那场映红天际的熊熊大火,还有那一个个倒在他面前的无畏战士,整颗心都剧烈抽痛起来。

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因为信仰,因为责任,千千万万的优秀战士义无反顾,前赴后继,用他的鲜血捍卫着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绚丽山河。

但战士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他们的情感,有他们的牵挂,若能好好活着,谁愿意埋骨青山?

好好活着,就是对这些优秀战士的最好祝福!

虽然戈志远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但这短短的十二个字,却让云月遥猛然愣住了,也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句话。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毫无疑问,华夏的钢铁战士就是这样的人!

他们不仅为她云月遥负重前行,也为每一个华夏公民负重前行。

他们是一群可敬可靠的人,一群可歌可泣的人!

云月遥深深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这一刻,她终于真正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不是她曾经熟悉的那个戈家小霸王了。

不是因为他拥有超高武力值,也不是因为他的心机智谋,而是因为他的眼中的那抹深沉。

云月遥敢百分之百肯定,这个男人的身上,必定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些故事,都跟死亡和壮烈有关!

突然间,云月遥的内心深处竟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渴望,渴望去了解这个男人在这六年中经历的点点滴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