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网络里大肆报道着慕淮,话筒怼在了慕淮的老脸上,而慕淮却一句话不吭,沉重地摇摇晃晃推开继续往前走。

这是实时播报,外面下雨了,慕淮淋着雨,发胶也散了,看上去十分凄惨。

回过神来,慕白在对着手指。他对系统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慕淮好端端跑来送礼。】

他怒火焚心,非常绿茶地引导了顾承旭替他教训自己的亲身父亲。

父亲还在等着他把自己从媒体里解救出来。

但他要是真这么做了,会不会很圣母啊。

系统:【他惹你不高兴,那他就活该。】

慕白一下子就通透了,“也对。”

之后的一切显得特别顺水推舟。

GC收购了跌到谷底的慕氏最后的一隅,不再给慕淮任何机会。

慕白换了手机号,作为一个父亲,慕淮被单方面断绝了联系。

他也不觉得愧疚,慕淮对他好过的,他已经还了。对他不好的,他也要还。

说起来,他母亲早年去世,这个父亲活着仿佛死了,顾承旭也真的很惨,唯一养育他的母亲绝症去世。

生下小孩儿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姥姥姥爷。

慕白还对系统发牢骚:“没有姥爷的小孩儿会不会有什么缺陷呢。”

系统指了指被慕白工资加倍以后又紧接着被顾总加倍的脸上皱纹都笑没了的管家,“这年头,认个长辈还不简单。”

他的父爱只坚持到顾承旭回来之前。因为顾承旭回来之后,他的爱就变质了,满脑子想和人亲亲摸摸,搂搂抱抱。

空气中的甜腻腻取代了糖分摄入,慕白今天不恰糖。

他坐在床上,顾承旭俯身附在他肚子上静静地听一会儿。

他觉得痒,又别扭极了,真想挪开自己,奈何挪不动,下一秒感受到了一记猛踢。

咚地一下产生了共鸣。

系统:【我要当舅舅啦!】

根本没空管系统占他便宜,慕白颤颤巍巍地和顾承旭对视一眼。

顾承旭的温柔好像化成了水,眼底蔚蓝得望不到边际。慕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狠狠被触动了的又呆又愣的自己。

维持着半蹲下来的姿势,alpha低下眉,在慕白洁白肚皮上轻轻地一吻。

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开来了,灼热烫人。

抬起头看他的顾承旭卸下了一切装备,嘴角的笑一时好晃眼。

慕白扭过头,艰难道:“系统,还好不是我的孩子。”

系统:【我知道,i是你do的,胎是你怀的,孩子不是你的。】

慕白很别扭:“但我不是原主,生孩子这种事,我不擅长。”

系统:【原主也是第一次生孩子,其他omega也不比你有经验到哪儿去。】

说得有道理。慕白还想狡辩,就听面前顾承旭声音痒痒地挠过来:“我想好了我们的孩子的名字。想听吗?”

他不动声色地咽了一下口水,“你说。”

“涵月。临凡。”他的手心给捉住了,一根修长的手指在上面一笔一划地把字写好,又蜷住握在手心里。

慕白错愕了一下,想,确实好名字,声音放低:“男孩女孩都叫你取了。”

“婴儿房用那间空着的杂物间来改。”顾承旭不知道从哪儿掏出几张纸来,设计图一目了然。

像是小公主,小王子住的地方。

慕白:“……嗯。”

“这是最终挑选的奶妈。”一张简历又递在他手上。

奶……妈?

慕白脸倏地一红,嗯,孕期也没渗多少,樱桃大的一点地方也不怎么鼓胀,这点顾承旭知道,知道很多。

他是男人,为基本没法儿喂奶这件事还松了口气,谁知丈夫都安排好了。

比起顾承旭,他对即将诞生的小孩儿所做的准备实在太少太少。

对他好就是对小孩儿好,对小孩儿好都是对他好。慕白不嫉妒,他的心情好像刚旋出来的棉花糖,飘乎乎,软绵绵。

之后家里大包小包地拆快递,他靠着垫子坐在沙发上,举着美工刀划拉,跟拆盲盒一样,从箱子里拆出一只很大的鲨鱼。

红色刺绣的鲨鱼血盆大口,黑豆小眼睛。随手和其他玩具一起堆在沙发上,等着从外面回来的顾承旭一齐整理。

然后又拆出一个拨浪鼓,小爬垫,一箱奶粉……

等顾总风尘仆仆地从外边回来,只见整个客厅堆着乱糟糟的快递纸箱,小孕夫还算有分寸,没有直接坐在地板上,只是还在拆一个小零件。

慕白极其自然地仰起头和他交换一个吻,信息素漏了一点儿出来,散开了。

孕夫的身体极其敏感,他都能感觉到急速占领身体的变化。

慕白从难舍难分的吻里挣扎出来,喘了一下,“婴儿床还没送来,到时候可能要差人来安。”

顾承旭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找什么人,我会的。”

他睁大眼:“可是你很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