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就在贺鸿晖飞身而下的同时,宁杉竟然故意往原来的位置一站,眼看着贺鸿晖就要把他撞倒,明月吓得花容失色。

偏偏两位正主一点儿都不惊慌,宁杉目光带笑地望着贺鸿晖,不躲也不闪仿佛脚在地上生了根。贺鸿晖速度不减,但足尖在树身上一点,稍一调整方向,便落在了宁杉跟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只要宁杉怀抱一拢,就能抱住贺鸿晖的腰。但在他之前贺鸿晖就搂住了他的腰,将人直接抱起。

确定身形稳了之后,贺鸿晖才放下宁杉。只是怀中残留的那丝温度,让他有些恋恋不舍。

宁杉倒是毫不留恋,他后退一步,眼中的笑意已经淡去:

“将军的心跳纹丝未变。”

贺鸿晖的心跳这时候倒是漏了一拍,但为时已晚。明明依然冷着一张脸,身高傲视宁杉,他却在宁杉的目光中节节败退。

猛然间贺鸿晖灵光一闪,求生欲极强地表示:

“当时我觉得自己一定能护着你,所以并未觉得有任何惊恐之处,故而心跳也不会有变化。”

很可惜,他的答案并不符合宁杉的预期。

宁杉冷哼一声,下巴微昂:

“将军倒是敢藏在树上偷看我,却连坦诚的勇气都没有。”

说完他便一甩袖子,“明月,跟上!”

贺鸿晖站在原地看着宁杉气势汹汹地离开,忍不住摸了摸鼻尖。方才宁杉的头发拂过他的鼻端,他闻到一股极为清淡的桃花香。现在人离开了,香味却依然勾着他。

宁杉的心,海底的针。

贺鸿晖摇了摇头,没有选择追上去,而是往演武场去了。

那里有一堆人头等着他收,一个个梳过去,想必能够在他们成为秃子之前练好梳发手艺。

如果不行,那说明这届暗卫不行,不如换一批。

另一边,明月紧紧地跟在宁杉的身后,心里就好像十五个木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

她不敢去胡乱猜测宁杉的想法,纵然宁杉从未苛责过她和清风,但是她能够感受得到,他从未将他二人放在眼中。

留在身边不过是因为趁手。

宁杉越走越快,到后面明月只有提着裙子小步快跑才能够追上。明明宁公子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怎么会这么快呢?

明月迷惑了。

分神的结果就是前面宁杉停住脚步她却没有注意,等明月意识到自己快要撞上去时,吓得硬生生将身子往旁边一扭。

她整个人狼狈地摔倒在一旁的草丛中,右脚脚踝肿了老大一个鼓包。

宁杉本意只是想在桃树下缓和一下情绪,却间接导致了明月受伤。幸好这里已经是秋园的院子里,他便唤来清风背着明月去找大夫诊治,并给了两人一段假期。

失了兴致,宁杉独自一人回到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