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排右一的少年,腰板挺得笔直,虽然和众人一样有些颤抖,但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柄尚未开锋的宝剑,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宁杉直接点了他:

“你同样志不在此,就不必待在这里荒废了。贺贾,你去问问将军他手底下收不收人,这孩子筋骨不错。”

少年眼中闪过抑制不住的喜色,他的确希望能到恶狼将军手底下,但自觉天赋一般,就想着曲线救国,却没想到会被宁杉点出来。

毫不犹豫地跪下恭恭敬敬给宁杉磕了三个头,少年被领下去。

宁杉不知道,身后的树上,某位总是待在不该待的地方的将军暗自点了点头。

贺鸿晖远远看到这少年,就判断出他适合练武,本想着若是宁杉将人留下,就另外安排他学点儿武艺好保护宁杉。

但想不到宁杉先行一步安排了去处。

瞥了一眼缩在另一棵树上的暗卫,贺鸿晖让他去处理此事,自己则继续盯着宁杉选人。

还剩下七个人,看上去无功无过。不是特别出挑的那种,但也不木讷,清风明月下意识地拿自己同他们比较,竟隐隐有种优越感。

宁杉对这几人干脆地下了结论:

“第一排四个,左侧两个是家生子吧?瞧着有几分眼色,贺贾若是缺人可以用起来。我这儿是准备签卖身契的,右侧两个约莫不愿,便也算了。

第二排三个,右侧两个瞧着是对兄弟,还懂些药理,若是愿意可以去济慈堂问问黄芪大夫收不收人,就说是我引荐的。”

六人恭顺地行礼退下,场上只剩下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大。

贺贾还记得这个孩子,是唯一一个当他询问牙行有什么好孩子时主动跳出来抱住他的大腿推荐自己的。

明明瘦得跟个猴儿似的,力气却大得吓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机灵劲儿。

这孩子说他是逃难过来的,父母都在路上饿死,他自己拼着一股韧劲吃草根啃树皮地活了下来,现在只想找个能填饱肚子的地方过活。

贺贾瞧他说得真诚,隐隐被打动,又觉得他身世简单好掌握,便把人领了回来,倒是没想到他入了宁杉的法眼。

宁杉看向这孩子时语气温和了不少:

“你的身世的确坎坷,但难得的是心性坚韧不服输,而且始终心向阳光,现在我问你,你可愿跟着我?”

黑孩子毫不犹豫地跪下磕头:

“奴才愿意!”嗓门大得全场听得一清二楚,就连躲在树上的贺鸿晖都在奇怪他哪来那么长的气劲。

宁杉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虽然不知道这是黄芪从哪儿找来的人,但面相说不了谎,这孩子的确不错。

只不过他真的是太瘦太黑了,如果现在就用,宁杉总觉得良心不安。

恰好此时一阵凉风吹来,宁杉嗓子微痒,他轻咳一声,转头望向贺贾:

“贺管家,清风明月我用着挺顺手的,况且我屋里没有……”

话还没说完,贺贾闻弦歌而知雅意:

“他二人自然是继续跟着您,若是宁公子觉着用得不好了,就同我说!”

宁杉微微一笑,自然而然地接下了贺贾的好意。

他身后的清风明月同样松了口气,有了宁杉这句话,他们至少暂时不用担心自己的去处问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