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点多,天色黑压压的,像是要下暴雨一般。

杜遥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长伞,慢吞吞的走进了警局。

杜昌武刚被抓,他是带着律师来探视杜昌武的。

律师安静的走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直到杜遥跟一位警官说了来意,最后被带着去见杜昌武。

杜昌武早就知道,秦明晨没事,白锦瑟也没事儿,只有墨毅出了车祸被送去抢救了。

走到这一步,杜昌武其实早就有过预料,可惜的是,他的目的没达成,墨毅没死,就连秦明晨和白锦瑟也安然无恙,这到底叫他如鲠在喉,不舒服到了极点。

看到杜遥来探视他,他还有些意外:“我没想到你会来!”

杜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手里的股份,现在全都变成我的了!”

杜昌武脸色微变:“不可能,我写的遗嘱明明是我死了,你才能……”

说到这里,他突然皱眉,沉沉的看着杜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杜遥冷笑了一声:“你才反应过来么,你的律师,已经成了我的律师,想要弄到你的股份,实在是轻而易举,需不需要.我把人请进来,他可是跟着我过来的呢!”

杜昌武的神色变化不断:“他跟你来?

他跟你过来干什么?

想要为我打官司?”

杜遥讽刺的看着杜昌武:“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给你打官司,凭什么?

你难道忘记你做的那些好事儿了?”

杜昌武这会彻底冷静下来,他盯着杜遥看了许久,才开口:“看来,是我小瞧你了,你早就知道你爸的事情了,对吗?

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小子很早就给我下套了吧!”

杜遥轻笑了一声,笑不达眼底的看着杜昌武:“哪里的话,主要是小叔你做事情太不小心了,你气的爷爷中风那天,我就在爷爷别墅门口,你不知道么!”

杜昌武脸色变了变,声音有些阴郁:“倒是我大意了!”

杜遥神色淡淡的:“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小叔,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斗得过墨毅呢,我还得谢谢你把股份给我,并且出手对付他,最终两败俱伤,我才能入局呢,墨毅现在重伤住院,我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杜氏集团……哦,说错了,现在应该是毅达风投的股民再次人心不稳,股价下降,我趁着墨毅重伤,收购了不少股份呢,杜家那些被你弄丢的东西,我会一一拿回来!”

杜遥说着,站起来似乎打算离开。

杜昌武忍不住开口:“杜遥,你爸的事情,你就不恨我吗?”

杜遥听到这话,眼底闪过一抹冷光:“我恨啊,怎么能不恨,可是,我弄死你,有墨毅弄死你好处多吗?

我想做坐收渔翁之利的人,不想当炮灰,最后,我还是要谢谢你,帮我把墨毅弄成残废呢!”

杜遥说完,直接转身出去了。

墨毅急救已经结束了,据说两条腿废了,这对杜遥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呢!

杜昌武从小就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可是,他这次无论怎么都没想到,一向不被他看在眼里的侄子,居然有什么深的心思。

如果他真的能把杜氏集团的掌控权拿回来,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