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二人对视了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交流小北要怎么办。

如果他们四个人都去看kb乐队的巡回演出的话,那小北岂不是要一个人留在医院里了?

小家伙等了片刻后,都没听到回答,眉头微蹙。

“妈咪,你们是不是又不带小北一起?”

“没有没有,妈咪怎么会丢下小北一个人在医院呢。”

温晴连忙矢口否认,心底却忍不住有些心虚。

丁叮棠听到闺蜜的回答后,附和着点了点头,“小北现在的伤势应该留在医院里静养,我们是在商量着等小北身体好些了,一起去玩。”

小家伙目光深邃的打量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小脸上的神色一本正经的。

温晴和丁叮棠二人听到这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小北看到这一幕,心下的疑惑渐消,面上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温晴笑着说了一句,而后心虚的起身朝病床的方向走去,“你叮棠阿姨有多喜欢小北画画,小北不是也知道的吗?”

小家伙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

温晴连忙对丁叮棠使了个眼色,示意后者赶紧说话。

丁叮棠配合的上前,随手端着一杯放在桌子上的豆浆,递给小北。

“安心安心,你叮棠阿姨绝对不会骗你的。”

小北唇紧抿,狐疑的打量了她们几眼,低低的应了一声。

等他的视线再次落在眼前的画架上的时候,温晴和丁叮棠二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几分心虚。

只是都到了如今这个时候,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

……

晚上,等小北睡着后,温晴侧目朝厉应寒眨了眨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