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承平指了指桌子上的外汇券又说道,让局里的小同志带着一家四口人出了办公室,随即拿起电话,给马祺瑞打了过去。

“领导,林元肯的家里人到局里了,还带来了重要的线索,是十万的外汇券,林元坑的父亲解释是在林元肯出事之前,给到他手里的。”

苏承平低语道,但依旧是保持着怀疑态度。

“好!让林元肯的家里人给他精神压力,让他如实交代,另外其他部门的同志,我现在就去打招呼,把沈佑明扣在这里。”

马祺瑞当即做出了应对。

“那领导,六排乡村民们口中的江同光呢?他要走的话,该怎么办?”

苏承平立即又问道。

“江同光这个人非常狡猾,已经提前跟相关的部门交涉过了,毕竟我们还没有证据,不能一直将他留在华夏,不然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但可以顺着沈佑明的这条线,查到江同光害人的证据。”

马祺瑞回答道。

而江同光在这之前,已经设想了所有的可能,也处理好了所涉及的麻烦,所以才能够拿到晚上就离开华夏的飞机票。

“行,那我知道了,丰山山的事情并做同一案件一起调查!”

苏承平继续说道。

“可以,你先配合林元肯的家里人,让他张口把事情交代清楚,我这边跟其他部门的同志沟通情况,把丰山山送到局里。”

马祺瑞分配着工作,随之又与苏承平交代了些细节后,才是挂断了电话。

随后两边都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时间慢慢地往前推移着,有关于林强之死的真相,那层迷雾渐渐地散去。

这一夜,是漫长且煎熬的

晚上十二点,一架飞机飞过京都的天空,发出的轰鸣声,打断了夜的沉寂!

沈自染很早就躺床上了,可翻来覆去的,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惶惶不安的心,在安静的房间里,更是一种折磨,心跳得越来越快!

“不行!”

“我爸为什么还不回来?”

“他在干什么?”

“啊呀”

沈自染突然坐起来,如疯癫似的,自言自语了起来,最后又发出了尖叫声。

因为实在是心慌的厉害,父亲要出大事的胡乱猜忌愈发强烈,最后还是决定换好衣服,拿上办公室的钥匙,在深更半夜里下了楼,沈自染往着吉祥办公楼的方向跑去。

只是亮起的手电筒,似乎是电量不足了,怎么也照不清楚前面的路。

寒风呼呼地刮着,今天的天,怎么就这么冷,而且正好手电筒也没了电,前方漆黑的一片,只能看清楚脚底下的一截路。

“好难受啊”

沈自染喃喃自语道,紧紧地蹙着眉头,心口处突然沉重起来,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将心脏给掐住了。

黑暗的前方,沈自染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残酷的真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